百家樂 (中國) 下載·官方網站

河南高院:全省法院弘揚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典型案例—百家樂 | 中國官方網站
  • 綠意捷海,生態共贏!

    新聞動態

    新聞動態

    聯系我們

    電話:13952348336

    手機:13952348336

    郵箱:contact@hayongjia.com

    地址:淮安市淮陰區淮高鎮人民政府院內


    公司動態

    河南高院:全省法院弘揚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典型案例

    • 作者:小編
    • 發布時間:2024-04-24 10:33:04
    • 點擊:

      百家樂官網 百家樂平臺為深入貫徹落實習關于培育和踐行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的重要論述和中央關于進一步把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融入法治建設的工作要求,正確貫徹實施民法典,充分發揮典型案例的示范引領作用,以法治理念引領社會風尚,以司法力量引導向上向善,不斷提升公民法治素養和道德素質,河南省高級人民法院從全省法院范圍內評選出8起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典型案例,現予以發布。

      中藥是中華民族的瑰寶。但民間廣泛存在的“中藥純天然不傷身”、“偏方治大病”等的認識誤區而導致的錯用、濫用中成藥、中藥保健品等治療疾病的行為,不僅威脅到廣大群眾的生命健康安全,也為不法分子生產、銷售偽劣中成藥、中藥保健品等違法犯罪行為提供了生存空間。本案王某在無執業醫師資格證等相關證件的情況下,在家中制作“風寒百疼靈膠囊”、“軟肝縮脾膠囊”、“蛋白消膠囊”、“血尿清膠囊”等假藥,貼上藥品標簽,在小區內開設中醫診所進行銷售,危及社會不特定主體的生命健康安全。雖獲益金額不算高,但其違法行為具有一定典型性,性質較為惡劣。人民法院在王某已承擔刑事責任及賠償個別消費者損失的情況下,判決支持公益訴訟起訴人要求王某支付懲罰性賠償金的訴訟請求,彰顯了對生產、銷售假中成藥行為的嚴厲打擊,有助于治理民間中成藥生產、銷售亂象,更好保障人民群眾的生命健康安全。

      2019年至2020年期間,王某在未取得藥品生產許可證、藥品經營許可證、醫療機構執業許可證、執業醫師資格證的情況下,自行購買原材料、藥瓶、膠囊殼、標簽等在家中生產制作“風寒百疼靈膠囊”、“軟肝縮脾膠囊”、“蛋白消膠囊”、“血尿清膠囊”等藥品,在其小區車庫開辦的中醫診所對外行醫進行銷售,銷售金額25438元。經市場監督管理局鑒定,該四種藥品為假藥。2021年12月,人民法院作出生效刑事判決,以王某犯生產、銷售假藥罪,判處有期徒刑八個月,并處罰金55000元;追繳違法所得25438元。2022年3月,受害人之一王某琴以王某銷售假藥“軟肝縮脾膠囊”為由提起民事訴訟,請求王某退還其購藥款8800元,并支付總價款十倍的賠償88000元,訴訟過程中,雙方達成庭外和解,由王某親屬代為履行義務后,王某琴撤回起訴。其他受害人未提起民事訴訟。2022年5月,某縣級人民檢察院在正義網發布公告,告知擬提起民事公益訴訟的機關和社會組織在公告發出三十日內將有關情況書面反饋該院,期滿后未有相關機關或社會組織提起訴訟。2023年1月13日,某市級人民檢察院以王某生產、銷售假藥行為損害社會公共利益為由,提起消費者權益保護民事公益訴訟,請求王某支付賠償金76314元。某市中級人民法院立案后,于2023年1月29日書面告知當地區市場監督管理局,2023年2月20日依法適用普通程序組成合議庭公開開庭進行了審理。王某辯稱,其繳納的罰款、承擔的罰金足以抵銷本案公益訴訟起訴人的訴訟請求;且其已十倍賠償消費者王某琴88000元,故不應再承擔懲罰性賠償法律責任。

      人民法院認為,王某在未取得藥品生產許可證等的情況下生產、銷售“風寒百疼靈膠囊”等假藥,且難以完全核查確定購買者的主體身份,對不特定社會主體的利益構成侵害。公益訴訟起訴人在消費者權益保護民事公益訴訟中針對公益受損情況提起訴訟,目的在于維護不特定消費主體的公共利益、公共秩序。王某琴作為個別消費者在檢察機關提起公益訴訟前提起民事訴訟并獲得賠償,不影響檢察機關為維護不特定消費主體的公共利益提起公益訴訟。王某在刑事案件中退出違法所得以及承擔刑事罰金的責任依法不能折抵民事賠償責任。檢察機關提起本案消費者權益保護民事公益訴訟,程序合法。因王某生產、銷售假藥行為跨越了2019年12月1日《中華人民共和國藥品管理法》修訂實施的節點,綜合考慮王某生產、銷售假藥行為的性質、影響后果以及刑事案件承擔責任等情況,對檢察機關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消費者權益保護法》的相關規定,要求王某按銷售金額的三倍支付懲罰性賠償金的訴訟請求,予以支持。一審判決王某支付侵害消費公共利益賠償金76314元,賠償金上繳國庫。一審判決作出后,雙方均未提起上訴,一審判決已發生法律效力。

      企業通過長期誠信經營建立起的良好形象和商業信譽,是企業賴以生存、發展的無形資產。近年來興起的微信、抖音、微博等新型社交媒體平臺,已成為社會公眾了解企業形象和商業信譽的重要窗口。一些不良企業因商業糾紛、不正當競爭等,在社交媒體平臺捏造、散布虛假、易于引起公眾誤解的信息,擾亂了市場秩序,構成不正當競爭或對企業名譽權的侵害。本案郭某、某苗木公司因一次交易糾紛,在某園林合作社及工作人員的多個抖音平臺賬號和多個相關行業百人微信群中發布、傳播某農業公司和其法定代表人程某“坐地起價”、強迫交易等帶有主觀傾向性、詆毀性的不實信息,導致已與某農業公司簽訂購銷合同的某省外公司擬解除合同,嚴重損害了某農業公司和程某的名譽權。人民法院判決郭某、某苗木公司、某園林合作社承擔消除影響、恢復名譽、賠禮道歉、賠償損失等民事責任,對侵犯法人及其法定代表人名譽權的企業進行懲戒,對于保護企業商業信譽和名譽權具有積極示范作用,也對不良市場主體起到了警示作用。

      2023年,某苗木公司從某農業公司處購買了100棵叢生月季,交易價格為35元/棵。兩日后,某苗木公司再次向某農業公司購買叢生月季63棵。裝車時雙方因兩顆小苗規格發生爭執,造成反復裝、卸貨。中間人進行協調時,有其他客戶表示愿意按40元/棵的價格購買。某農業公司法定代表人程某遂將與某苗木公司的本次交易價格提高至40元/棵,最終雙方議價一致完成了交易。交易完成當日,某苗木公司法定代表人郭某作為某園林合作社的實際經營管理人,利用某園林合作社粉絲過萬的抖音賬號發布上述爭執過程的短視頻,配以文字“月季種植大戶程某賣苗裝車裝一半坐地起價,估計是某農業公司快倒閉了”,并在評論區跟進發布侮辱詆毀性言辭,引起網友在評論區發布“對本地人都這樣,外地人更不敢買他苗了”“多發幾次,給平臺付費讓這貨爛掉”“全網轉發,黑客商”等對某農業公司、程某的消極負面評價。郭某又利用園林合作社數名工作人員的抖音賬號對此進行轉發,并在多個面向數百名苗木經營人員的微信大群中針對程某、某農業公司發布“某農業公司程某在苗圃當惡霸,裝一半坐地起價……不要不讓走,逼著我們按漲價后的金額轉錢”等負面不實內容。抖音發布的視頻經程某舉報已被刪除,微信群發布的信息雙方協商未果,尚未刪除。因此次糾紛,某省外公司要求解除此前與某農業公司簽訂的標的額為165000元的月季購銷合同,并退還定金。某農業公司、程某起訴,請求某苗木公司、某園林合作社、郭某停止侵權,在國家級有影響力媒體的首頁顯著位置連續30天登載致歉聲明以消除影響,恢復某農業公司、程某名譽,及共同賠償某農業公司、程某的相應損失。

      人民法院認為,程某臨時漲價,系雙方對苗木規格的要求產生異議、交易時反復裝卸車產生矛盾、同時有其他客戶愿意按40元/棵的價格購買等因素造成,經協商郭某也同意按此價格購買,系事出有因,并非毫無緣由的“坐地起價”,也不存在“不要苗木不讓走”的情況。郭某、某園林合作社在抖音平臺及微信群發布帶有主觀傾向性、詆毀性的不實信息和負面言論,主觀上存在故意;發布信息的抖音賬號粉絲眾多,受眾較廣;發布信息的微信群均系行業內部人群聚集所在,具有較強的針對性,對程某、某農業公司的名譽影響較大,導致網絡上對程某、某農業公司產生了消極、負面的評價以及某省外公司要求解除與某農業公司已經簽訂的購銷合同并退還定金。綜上,郭某、某園林合作社的行為已構成對程某、某農業公司名譽權的侵害。因郭某系某苗木公司的法定代表人,郭某發布的案涉不實信息和負面言論與某苗木公司和某農業公司的交易糾紛相關,故郭某的行為代表某苗木公司。郭某、某苗木公司、某園林合作社應共同承擔侵權責任。因案涉侵權行為導致與某農業公司有生意往來的某省外公司欲解除已簽訂的購銷合同,考慮到影響范圍,郭某、某苗木公司、某園林合作社應在國家級媒體上對程某、某農業公司作出致歉聲明,并依法承擔停止侵權、賠償損失等法律責任。一審判決郭某、某苗木公司、某園林合作社立即停止對某農業公司、程某名譽權的侵害,并在國家級新聞媒體平臺上向某農業公司、程某公開賠禮道歉,消除影響,恢復名譽,道歉內容須經人民法院審查,不得少于100字,發布時間不得少于30天,如拒不賠禮道歉,人民法院將采取公告、登報等方式將判決的主要內容及情況公布于眾,費用由某苗木公司、郭某、某園林合作社負擔;賠償程某因名譽遭受侵害造成的精神損害賠償金5000元;賠償某農業公司、程某律師代理費1萬元。郭某、某苗木公司、某園林合作社不服,提起上訴。二審法院作出生效判決: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隨著微信、抖音、微博等社交媒體平臺在生活中的普及,人們的社會交往由傳統方式逐漸轉變為網絡方式,網絡已經成為自我表達和情感宣泄的重要陣地。由于部分網絡用戶文明素養不足,法律意識淡薄,互聯網平臺信息管理主體責任缺失等原因,通過網絡侵犯他人尤其是婦女、未成年人肖像權、名譽權、個人信息權益、隱私權等人格權的問題,時有發生。網絡侵權的匿名、隱蔽、分散性導致真正侵權人的確定存在一定困難。對于采取借用他人賬號等方式進行侵權的,需要結合行為動機、賬號去向、行為人與賬號所有人之間的關系等事實進行綜合分析判斷,全面、準確確定侵權主體和責任承擔方式。本案桂某利用他人抖音賬號發布崔某及其女兒吳某倩、吳某珂的照片、個人信息,并添加侮辱性言詞,構成人格侵權,人民法院經審理判決其承擔刪除侵權內容、賠禮道歉、賠償損失的民事侵權責任,同時,判決賬號實際所有人牛某、石某、申某承擔協助桂某刪除相關侵權內容的責任,充分維護了受害婦女、兒童的合法權益?;ヂ摼W并非法外之地。人民法院依法判決利用互聯網侵犯他人合法權益的違法行為人承擔相應的法律責任,對于營造清朗的網絡空間具有重要意義。

      崔某和吳某原系夫妻,育有二女吳某倩、吳某珂。在雙方婚姻關系存續期間,吳某與桂某婚外同居并生育一女。事發后桂某與崔某和吳某發生糾紛。后桂某與吳某達成和解協議。2023年8月,崔某和吳某離婚。桂某簽訂和解協議后,利用“8241****214”、“5963****197”兩個抖音賬號發布吳某、崔某、吳某倩、吳某珂的照片和吳某、崔某的家庭住址、手機號以及吳某倩、吳某珂的就讀學校、班級等個人信息,并在照片上添加侮辱性文字。經查,“8241****214”實名認證人為牛某,綁定石某的手機號;“5963****197”綁定申某的手機號。崔某、吳某倩、吳某珂起訴請求桂某、牛某、石某、申某停止侵害,刪除案涉抖音賬號上發布的內容,并在案涉抖音賬號上賠禮道歉、消除影響、恢復名譽(發表時間不少于90天),同時賠償精神損害撫慰金50000元。石某經依法傳喚未到庭參加訴訟。牛某、申某辯稱,抖音號系桂某通過其弟弟借用,牛某、申某與吳某及崔某、吳某倩、吳某珂均不存在矛盾糾紛。桂某對此表示認可。

      人民法院認為,桂某利用他人抖音賬號發布崔某及其女兒吳某倩、吳某珂的照片并添加侮辱性言詞,發布崔某的家庭住址、手機號及吳某倩、吳某珂的就讀學校、班級等個人信息,侵犯了崔某和吳某倩、吳某珂的肖像權、名譽權和個人信息權益。桂某應當承擔相應的民事侵權責任。牛某、石某、申某未妥善保管個人抖音賬號,讓桂某借用實施侵權行為,應當承擔協助桂某刪除相關侵權內容的責任。一審判決桂某刪除案涉抖音賬號上發布的涉及崔某、吳某倩、吳某珂的侵權內容,同時在案涉抖音賬號個人主頁上公開置頂發布道歉聲明,發布時間為7日,道歉內容需經人民法院審查;牛某、石某、申某應協助桂某在相關抖音賬號上刪除侵權抖音內容和發布道歉聲明;若拒不履行相關義務,承擔人民法院在媒體上發布公告或公布裁判文書所產生的費用;桂某支付崔某、吳某倩、吳某珂精神損害撫慰金5000元,律師費和調查取證費5000元。一審判決作出后,雙方當事人均未提起上訴,一審判決已發生法律效力。

      養老、孝老、敬老是中華民族的傳統美德。讓老年人健康幸福地安度晚年,實現老有所養、老有所依、老有所樂、老有所安,亦是全面建成小康社會的一項重要內容。面對我國人口老齡化的現實挑戰,實現“老有所養”不僅需要健全養老、孝老、敬老的政策體系和完善相關制度措施,更需要公民自覺承擔家庭責任、樹立養老敬老的良好家風,在全社會培育養老、敬老、助老的濃厚氛圍。本案程某、程某平有贍養能力和贍養條件,卻對年老患病、生活不能自理的父親棄之不顧,父親去世亦不知曉,其行為嚴重背離了“孝為德之本,百善孝為先”的中華民族傳統美德,亦有違成年子女對父母負有的法定贍養、扶助和保護義務。本案認定程某、程某平的行為構成對其父親程某軍的遺棄而喪失對程某軍遺產的繼承權,判決駁回程某、程某平要求繼承程某軍遺產的訴訟請求,彰顯了對不贍養老人行為的否定性評價和司法懲戒,符合法理人情。程某富等兄妹在程某軍患病、喪失勞動能力且無人照顧的情況下,對程某軍悉心照顧、養老送終,體現了互相扶助、尊老愛親的家庭美德。本案認定程某富等兄妹達成的口頭遺贈扶養協議有效,支持程某富根據協議約定取得程某軍的遺產,彰顯了對兄弟姐妹之間互相扶助行為的肯定和鼓勵。

      程某、程某平系同胞姐妹,其父程某軍早年與妻子離異,程某、程某平隨父親生活。程某、程某平成年后外出務工,平時對程某軍照顧有限。2020年9月,程某軍中風,程某當時在老家居住,但以女兒需返京上學為由離開;程某平未歸家探望。此后,程某、程某平均未贍養照顧程某軍,未主動聯系老家親屬,且將老家長輩的電話、微信拉黑。因無法聯系上程某、程某平,程某軍的幾個兄妹共同湊錢給程某軍治病,照顧其生活起居。2021年,程某軍二次中風,病情嚴重,喪失自理能力。程某軍的幾個兄妹遂口頭商定由四弟程某富負責程某軍的生養死葬事宜,程某軍去世后遺產歸程某富所有。程某富后雇車將程某軍從老家接到程某富所在的某市進行照料,為程某富治病,負責程某富一切開銷。2022年,程某軍去世,程某富將其火化并雇車將骨灰盒拉回老家安葬,支付喪事一應開銷。程某、程某平因家中聯系不上,未參加其父程某軍的葬禮。程某軍去世后,除程某富外的其他兄弟姐妹、妹夫、侄子及數名“老親”等出具《證明》一份,載明:“程某軍活著至死的一切費用有程某富承擔,死后財產有程某富所有?!鄙鲜鋈藛T均在《證明》下方簽字、按手印。2023年,程某、程某平起訴,請求繼承程某軍生前居住的房屋等。

      人民法院認為,程某和程某平主張每月各自向程某款300元,但未提交充分證據予以證明,且程某和程某平自認其二人向程某軍的轉賬截止到2020年9月,不足以證明二人對程某軍盡到贍養義務。程某軍首次中風時,程某在老家居住,明知程某軍已中風,卻以女兒返京上學為由離開,拒絕照料,而程某平則無法聯系。程某軍二次中風喪失自理能力后,二人未進行贍養照顧。程某軍去世二人亦不知曉。程某、程某平有贍養能力和贍養條件,卻對年老患病、生活不能自理的父親棄之不顧,構成對其父親程某軍的遺棄,應當認定喪失對其父親程某軍遺產的繼承權。程某軍生病后,程某軍的兄妹對程某軍進行照料,在程某軍喪失自理能力且無法聯系程某、程某平的情況下,約定由程某富對程某軍進行贍養,負責程某軍的生養死葬事宜,在程某軍去世后取得程某軍的財產,該行為實質上是程某富的其他兄妹作為臨時監護人代程某軍與程某富達成了口頭遺贈扶養協議,協議內容不違背公序良俗,且符合家庭互助、老有所養的法律精神,協議依法應當認定有效。程某富在此后履行了對程某軍生養死葬的義務,能夠根據協議約定取得程某軍的遺產。故對程某、程某平要求繼承程某軍遺產的訴訟請求,不予支持。一審判決作出后,雙方當事人均未提起上訴,一審判決已發生法律效力。

      夫妻之間相互忠誠,是婚姻家庭關系健康穩定存續的基石。夫妻一方在婚姻關系存續期間出軌,不僅嚴重傷害夫妻感情,亦有違公序良俗。通過司法裁判,使婚姻過錯方因違反夫妻忠實義務的行為受到懲罰,婚姻無過錯方得到救濟和補償,既是維護家庭成員合法權益的需要,也有助于維護平等、和睦、文明的婚姻家庭關系。本案基于王某婚內出軌,對夫妻感情破裂負有不可推卸的責任,而馬某作為家庭主婦,婚后照顧家庭、撫育子女,對家庭貢獻較大的事實,確認王某向馬某支付過錯損害賠償金、經濟補償金,并在財產分割、子女撫養問題上對馬某進行傾斜性保護,體現了對婚姻合法權益的有力保障。

      馬某和王某于2007年登記結婚,2008年生育長女,2012年生育雙胞胎女兒。馬某長期在家照顧三個女兒,王某在外從事建筑工程施工。2022年,馬某獲知王某與龐某存在不正當婚外關系,王某先后兩次給馬某書寫保證書、承諾書,主要內容為保證不再出軌,如有違反,其名下車、房及存款歸馬某所有等內容。2023年,馬某以王某承諾后,仍與龐某長期保持聯系,經家人和親戚朋友勸說不改,夫妻感情已破裂為由,起訴要求與王某離婚;夫妻共同財產商品房一套、小轎車一輛歸其所有,銀行存款等其他夫妻共同財產平均分配;長女由王某撫養,雙胞胎女兒歸其撫養,由王某支付撫養費;王某向其支付經濟補償費100000元及損害賠償撫慰金50000元等。

      人民法院認為,馬某要求與王某離婚,王某同意離婚,雙方經調解已無和好可能,故予以準許。關于婚生子女的撫養問題,因三個婚生女兒均已滿八周歲,經征求三個孩子意見,結合馬某、王某意見,確定雙胞胎女兒由馬某撫養,長女由王某撫養??紤]到馬某無固定工作和收入,有兩個年齡較小的女兒需要撫養照顧,經濟能力較差,婚生長女又將近15周歲,王某收入相對較高的實際情況,確定馬某不再支付婚生長女的撫養費;王某支付雙胞胎女兒撫養費每人每月900元。關于財產分割問題,夫妻忠誠是夫妻之間的道德義務,對于夫妻之間簽訂的忠誠協議,應由雙方當事人本著誠信原則自覺履行,法律并不賦予其強制執行力,故對馬某主張按王某出具的保證書和承諾書中對財產的約定取得房產和車輛的所有權,不予支持。本案結合當事人的財產狀況、當事人過錯等因素對夫妻共同財產進行合理分割。由于王某婚內出軌,對夫妻感情破裂負有不可推卸的責任,因此在夫妻共同財產的分割上,應酌情照顧馬某一方,酌定由馬某分得共同財產價值的70%,王某分得共同財產價值的30%,即案涉房屋歸馬某所有,房屋后續貸款由馬某負責償還;案涉車輛歸王某所有,車輛后續貸款由王某負責償還;馬某支付王某共同財產應分價款27000元。馬某婚后照顧家庭、撫育子女,對家庭生活付出較多,對家庭貢獻較大,而王某對于美滿家庭不加珍惜,借在外工作之機出軌她人,違背了夫妻忠實義務,嚴重傷害了夫妻感情和馬某的身心健康,故酌定王某給付馬某經濟補償30000元,過錯損害賠償30000元。雙方相互支付款項相抵后,一審判決王某再支付馬某33000元。王某不服,提起上訴。在二審審理過程中,雙方當事人自愿達成調解協議,在確認一審判決其他內容的基礎上,就一審判決王某支付的33000元財產折價款,馬某同意王某少支付13000元,于2023年12月底前履行完畢,逾期按40000元支付。二審法院依法作出民事調解書,該調解書已發生法律效力。

      誠信是市場經濟發展的基石。市場主體誠信經營、守信踐諾,對促進國家經濟高效暢通發展,構建良好營商環境具有重要意義。本案宋某作為實際承運人逾期運輸貨物,為避免承擔違約責任,采用隱匿貨物、拖延交付的方式提前向收貨人索要全部運費,在公安機關調解后,仍不按承諾運送全部貨物,多次違約,其行為違背了誠實守信原則,主觀過錯較大。人民法院判決其承擔由此造成的收貨人使用貨物期限延后等的損失,體現了對市場主體不誠信行為的懲戒。

      2022年6月1日,梁某從某鋁業公司處購買鋁板30噸,雙方約定由某鋁業公司聯系貨運專車送貨,專車運費12000元,付款方式為貨到付款,收貨地點為梁某位于某市區的廠房內。當日,某鋁業公司將貨物交由馬某承運。次日,馬某又將其承運的鋁板交由宋某轉運,并通知梁某。2022年6月2日至4日,梁某多次催促宋某盡快將貨物送達收貨地點。宋某于2022年6月4日14時將鋁板運輸至某市,為防范梁某以逾期為由拒付貨款,未聯系梁某送貨,而是將車輛駕駛至距梁某收貨地點約70公里的物流部內,并將其中10噸鋁板交由其他車輛轉運。當日17時許,梁某根據宋某車輛的定位信息找到宋某及剩余20噸鋁板,雙方發生爭執并報警。經公安機關協調,宋某與梁某達成和解,約定由宋某于當日21時30分前將全部30噸鋁板送至約定收貨地點后,梁某再向宋某支付運費。當日21時許,宋某通知其他車輛將轉運的10噸鋁板運送至約定收貨地點,但未按承諾運送剩余的20噸鋁板,雙方再次發生爭執并報警。當日22時許,梁某在被民警帶出所調查前指示其工人將宋某車上剩余的20噸鋁板拉走。梁某另行向某市內的承運人支付運費2500元。在辦案民警對梁某進行調查時,梁某未向民警陳述其發現宋某承運的鋁板發生毀損。后梁某與宋某協商貨損賠償和運費結算事宜無果,宋某起訴要求梁某支付運費12000元。梁某反訴要求宋某賠償直接經濟損失20000元。

      人民法院認為,某鋁業公司將梁某購買的貨物交由馬某托運,約定將貨物運送至梁某位于某市區的廠房內后,由梁某支付運費12000元。后馬某將其在該運輸合同中的權利義務一并轉讓給宋某并通知梁某,梁某未提出異議并多次催促宋某盡快送貨;宋某、梁某因合同履行發生糾紛后,又在公安機關調解下重新達成協議,綜合以上情況,宋某作為實際承運人在按照約定履行運輸義務后有權要求梁某支付運費;梁某作為收貨人有權要求宋某在未按照約定履行運輸義務時承擔違約責任,如運輸途中貨物毀損,有權要求宋某承擔賠償責任。托運人于2022年6月1日承運案涉貨物,宋某于6月4日將貨物運送至距離收貨地點約70公里的某物流部,已超出合理的運輸期限。為避免承擔違約責任,宋某未繼續將貨物運送至約定收貨地點,而是采用隱匿貨物、拖延交付的方式提前向梁某索要全部運費,其行為違背誠信原則。在公安機關對雙方的糾紛進行調解后,宋某仍未按承諾履行,導致梁某又聯系其他承運人運輸貨物。宋某的違約行為造成梁某使用貨物的期限延后,并產生組織人員尋找貨物、安排車輛轉運貨物的損失,梁某有權要求宋某承擔相應的違約責任。因宋某多次違約,主觀過錯較大,綜合考慮合同履行情況、當事人過錯程度及預期利益等因素,根據公平原則和誠實信用原則,酌定宋某賠償梁某違約損失3000元。根據合同約定,梁某應向宋某支付運費12000元,扣除該3000元違約損失,梁某應向宋某支付運費9000元。梁某提交的證據不足以證明鋁板的毀損發生在宋某向其交付貨物或其從宋某處提貨之前,故對梁某要求宋某賠償貨物損失的反訴請求,不予支持。一審法院判決梁某支付宋某運費9000元;駁回梁某的反訴請求。梁某不服,提起上訴。二審法院作出生效判決: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拾金不昧”不僅是傳統美德,更是法定義務。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民法典》的相關規定,拾得遺失物后,拾得人負有妥善保管,及時通知權利人領取或者送交有關部門的義務,并有權要求權利人支付保管遺失物等所支出的費用或按照懸賞承諾履行義務。但拾得人拒不返還遺失物的,構成對權利人所有權的侵害,應當向權利人返還原物及承擔因故意或者重大過失致使遺失物毀損、滅失的民事責任,且無權再要求權利人支付保管遺失物等所支出的費用或按照懸賞承諾履行義務。本案判決姜某承擔拒不返還拾得手機的侵權損害賠償責任,有助于培育和增強社會公眾的法治意識和法律觀念,弘揚誠信、友善的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

      2022年12月,候某在某市公交站丟失華為手機一部,撥打該手機號碼,無人接聽而后關機,候某報警。某市區派出所調取視頻監控,發現姜某撿走該手機,經與姜某聯系,姜某拒絕返還。候某遂起訴要求姜某返還手機。姜某應訴后,姜某家人將手機寄還候某。候某發現手機被刷機,手機保護套、電話卡和手機文件等丟失,當庭要求姜某賠償其損失1000元。

      人民法院認為,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民法典》第三百一十四條、第三百一十六條的規定,拾得遺失物,應當返還權利人。拾得人應當及時通知權利人領取,或者送交公安等有關部門。拾得人在遺失物送交有關部門前,有關部門在遺失物被領取前,應當妥善保管遺失物。因故意或者重大過失致使遺失物毀損、滅失的,應當承擔民事責任。姜某拾得候某遺失的手機,經候某、公安機關多次要求返還卻長達十個月拒不返還,非法占有故意明顯。姜某亦未妥善保管候某的手機,導致手機保護套、電話卡和手機文件等丟失,需要候某重新補辦電話卡等。姜某應當承擔侵權損害賠償責任。綜合本案案情,考慮姜某應訴后將手機寄還候某的事實,酌定姜某賠償候某300元。一審判決作出后,雙方均未提起上訴,一審判決已發生法律效力。

      公共場所經營管理者的安全保障義務應與其管理控制和風險防控能力相適應,限于合理限度范圍之內,以符合安全保障義務主體和社會公眾對風險可預見、可防控的合理期待。當受害人主觀追求死亡且在任何場所都極有可能發生傷亡的情形下,不應將“有損失即賠償”“誰受傷誰有理”作為約定俗成的社會準則而加重公共場所經營管理者的安全保障義務。本案在查明案件事實的情況下,旗幟鮮明地認定醫療機構已盡到安全保障義務,對患者自殺不存在過錯,駁回患者父母要求醫院賠償的訴訟請求,依法保障了醫療機構的合法權益,對緩和醫患矛盾,構建和諧穩定的醫患關系具有積極的意義。

      劉某、張某之子劉某立患胃病多年,多次尋醫就診未愈。2019年11月,劉某立到醫院1就診,被診斷為慢性淺表性胃炎。2020年7月17日,劉某立前往醫院2門診就診,先后進行了常規心電圖檢查、靜脈血清檢測、消化內鏡檢查。7月18日10時許,醫院2作出胃鏡檢查診療報告單,病理診斷:(胃竇)黏膜慢性炎,當日送胃竇黏膜活檢,7月21日12時許作出病歷診斷報告單,病歷診斷:(胃竇)黏膜慢性炎。2020年7月19日7時23分至31分,某派出所接110三次報警派警,報案人稱醫院2一男子站在窗戶外沿想跳樓。醫院2發現劉某立站于樓層外側廊檐后,立即組織人員勸導、安撫,配合公安、消防急救人員進行救援。當日7時26分急救人員到達現場。經反復勸說無效,8時42分劉某立墜樓,醫院2工作人員立即持續進行心臟按壓并快速運轉至急診科搶救室,8時44分轉運至胸痛急救中心門診繼續搶救,9時45分搶救無效宣布臨床死亡。案涉樓房于2000年7月驗收合格,案涉窗戶加裝有限位器。劉某、張某以醫院1、醫院2未盡安全保障義務、存在過錯為由起訴,請求醫院1、醫院2連帶賠償被扶養人生活費、精神撫慰金、死亡賠償金、喪葬費、交通費等各項損失共計377356元。

      人民法院認為,患者劉某立在醫院1經胃鏡檢查診斷為慢性淺表性胃炎后,到醫院2就診。醫院2依據患者自述對其進行消化內鏡檢查、胃竇粘膜活檢檢查,系確認患者病因需要,符合醫院正常診療程序,也符合一般人的正常認知。醫院1、醫院2均不存在診療過錯行為。劉某立系門診就醫,醫院2不負有對劉某立陪護管理的醫療合同義務。劉某立在門診上班前翻越窗戶到樓層外側廊檐欲跳樓自殺,經反復勸解并承諾答應其所有條件的情況下,劉某立仍跳樓自殺,其死亡系其自身意志行為所致,與醫院2的診療行為之間沒有因果關系。因患者劉某立跳樓行為系主動所為而非疏于防范的過失行為,醫院2案涉窗臺距離地面高度是否低于90公分、是否加裝防護欄,對事故并無實際防護意義。醫院2發現后,及時組織救援工作,勸導、安撫,配合公安、消防急救人員進行救援,在劉某立墜樓后,急救人員立即搶救,已盡到救援勸導和搶救的責任。醫院作為為公眾提供醫療服務的公共場所的管理人,所承擔的安全保障義務應當在合理限度內,要求醫療機構承擔排除患者自殺一切條件的安全保障義務超出了合理限度,是對社會公共醫療機構的苛求。人民法院對患者劉某立的英年早逝及其父母的遭遇深表同情,但據此讓并未存在過錯的公共醫療服務機構承擔侵權賠償責任有違公平,亦對構建穩定和諧的醫患關系產生不良影響,希望當事人雙方相互理解體諒,盡快就善后事宜達成一致,讓逝者安息。一審判決駁回劉某、張某的訴訟請求。劉某、張某不服,提起上訴。二審法院作出生效判決:駁回上訴,維持原判。百家樂下載官網 百家樂官方平臺


    国产午夜精品精品视频一2021_中文字幕aⅴ专区_18禁超污无遮挡免费AV_邻居少妇久久精品